首页 资讯 农业 汽车 房产 科技 养老 教育 展会 自媒体
财经 体育 娱乐 生活

万玛才旦:关于新片,我和王家卫都担心大家能否读懂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高晓娜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9-06
原标题:专访万玛才旦:关于新片,我和王家卫都担心大家能否读懂

万玛才旦导演接受专访
搜狐娱乐讯(森月/文 马森/图 远辉/视频)在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,只有一部中国电影入围了竞赛单元,就是藏族导演万玛才旦的《撞死了一只羊》。很多人了解万玛才旦应该是在《塔洛》这部电影出现以后,2015年,《塔洛》得到了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的提名,得到了金马奖的四项提名并最终获得最佳改编剧本奖。原名为《杀手》的影片《撞死了一只羊》让万玛才旦第二次来到威尼斯,这次他还得到了泽东的极大支持,王家卫导演担任了该片的监制。

这是一部带着离奇迷幻色彩的电影,人物极简,故事极简,却在背后有这震撼人心的力量,比《塔洛》更灵动。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展映之后,到场的媒体和观众们给了长达一分半钟的热烈掌声,尽管很多人表示自己可能没有完全看懂这部电影,却仍然能音乐感受到它其中表达出来的情感,而更多人对这部电影做出了多样的解读。在威尼斯首映后,我们找到时间与万玛才旦导演亲自探讨了他的这部神奇电影,请保存好这份导演亲自做的解读,在《撞死了一只羊》上映之后你可能会用得到它。
导演万玛才旦的电影一向聚焦藏族文化,描绘藏族人民的生存现状,此前“藏地三部曲”《静静的嘛呢石》、《寻找智美更登》和《老狗》获国内外多个电影节奖项,2015年,《塔洛》首次闯入世界三大电影节之一的威尼斯电影节,入围“地平线”竞赛单元。万玛才旦出道执筒时已过而立之年,他是写作出身,他的电影克制、精炼,有着独特的文学趣味。
在《撞死了一只羊》一开篇,一则藏族谚语出现在银幕上,“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,那就会变成你的梦”。整部电影都如同一场迷幻大梦,万玛才旦也成为一位解释梦,把梦搬上银幕,把电影变为梦的导演。电影在首映后,不少外媒纷纷给出极高评价,有人将万玛才旦与吉姆·贾木许以及考里斯马基等导演作比较,王家卫导演也对万玛才旦的才华给与了充分的肯定,他曾说,万玛才旦是当代的一位重要导演,“我们很荣幸能与他合作拍这部电影”。

搜狐娱乐:《撞死了一只羊》入围了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,再次回到威尼斯感觉怎样?
万玛才旦:2015年带着《塔洛》参加了威尼斯电影节,然后过了三年,又带着新作《撞死了一只羊》参加了威尼斯电影节,我觉得就很亲切吧,很熟悉吧。第一次来对很多环节都很陌生,但是这一次来就有点轻松了,就很熟悉,所以有一种亲切的感觉。
搜狐娱乐:我们说了《撞死了一只羊》它的英文名字叫《Jinpa(金巴)》,它同时又是演员的名字,这里有什么渊源吗?
万玛才旦:这个是后来就是在拍摄之前才定下来的。这个剧本是根据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叫《杀手》和我自己的短篇小说《撞死了一只羊》揉在一起,原小说里面也没有“金巴”这个名字,但是后来在拍摄的过程中,在最终就是开机之前,我们把两个主人公的名字就确定了下来,我觉得这样可能更有意思,就是他们可能两个人物好象两面镜子就是能互相照照自己,好象一个人的两面,然后彼此完成了彼此的这个心路一个历程,所以在名字上也设置成同一个名字。恰好其中一个演员也叫金巴,“金巴”在藏语里面就有“施舍”的意思,跟这个剧情有一定的关联。
搜狐娱乐:电影展映后很多人展开解读,虽然评论者不应该向创作者求证,但是我们还是想知道,杀手和司机这两个“金巴”是同一个人吗?
万玛才旦:关于这个片子我自己就是不太想做太多的解读吧,就像片子开头我们写的藏族谚语:“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,那也会成为你梦”,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个解读的钥匙。它可能更像一个梦,电影创作本身就像一个白日梦,你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,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,不同的解读,我不会很牵强地把观众引入到自己预设的一个解读里,希望观众有不同的理解,不同的感受。

搜狐娱乐:大家可能会在观影过程中产生类似“庄周梦蝶”这样的感受,你是有受这些思想的启发吗?
万玛才旦:肯定会有一些影响吧,就是我之前写的小说里面也有关于梦的这样一些描述。我很早的时候就写过一个小说叫《流浪歌手的梦》,在这个小说里面就有写到梦,流浪歌手在现实生活中,一直有一个女孩进入他的梦境,这个女孩跟他一起成长,然后他们之间产生就是那样的一段的感情,然后最后这个感情的破灭都是在梦境里面完成。
为了写这个短篇小说,我也看了很多的关于梦的资料,比如中国的一些古代的文献的记载,包括弗洛伊德《梦的解析》什么的,我都看了不少。关于“梦”我自己也一直很感兴趣,很多关于梦的电影,比如说伯格曼的作品我其实也是很喜欢的。
在这次这个片子里面,最后的一段是司机的一个梦境,在这个梦里司机变成了杀手,穿上了杀手的衣服,完成了杀手复仇的愿望。我也是比较苦恼怎么表达这个梦,其实对我是一个挑战,到最后才找到那样一个方法。我不像很常规的去很普通去处理那样一个梦境,那样可能就没有什么意思,最终我们就找到这样一个方法,我觉得效果也很不错。
搜狐娱乐:把梦境翻译成电影是一个很艰难的任务。
万玛才旦:对,就梦境那一场,我自己一开始也没有确定的表现方法或者计划。这个电影的结构是一个圆形,是轮回的结构,你可以看到,司机在第一次撞羊的地方爆胎了,然后他在那个地方睡着了,经过了一个轮回,起点回到了终点。很多电视剧、电影拍梦会很直接,但是我们不是特别想那样去呈现这个梦,到司机睡觉那个湖面之后才突然觉得,可能运用湖面的倒影,慢慢镜头摇下来,然后湖面呈现的是车的影子,那个金巴还在睡觉,但在倒影里他脱掉了自己的原来的衣服,穿上了杀手了衣服,直接就进入了杀手的梦境。很多表达的方式都是在现场找到的,或者也是一些思考的结果吧。
搜狐娱乐:为什么会选择《我的太阳》这首歌作为梦和现实之间的介质?
万玛才旦:本身这个片子的情节设置都很荒诞,加上一个《我的太阳》,它的荒诞感就会增强。我在藏语的《我的太阳》,听着也会很荒诞,而这是个节奏比较慢的电影,需要这样一些细节的铺垫。
比如一开始,从金巴这个人出现,到他“撞死了一只羊”,这中间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时间,没有任何台词。这个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所以需要一些细节来调配。而这个司机有一个女儿,他的妻子可能早逝了,这个女儿对他来说就像他的太阳一样。对于这个司机来说,他唱这首歌就是在唱他的女儿,所以就用了这样一个歌曲。
一开始他自己也跟着磁带唱,唱得不好,杀手就告诉他觉得这歌很一般。最后回到他的梦境中,我们使用了意大利语的《我的太阳》。在在现实生活中你可能听的是藏语《我的太阳》,但是你在梦里,可能听到的就是意大利。

搜狐娱乐:您自己提到过,这是电影看上去是杀手复仇故事,其实是关于救赎和放下的故事。为什么在你的电影当中,救赎对于个人和整个族群来说都如此重要?
万玛才旦:这个电影的剧本一开始在釜山电影节上获奖,当时用的名字就是《杀手》,但《杀手》这个名字没有办法过审。大家一开始听到《杀手》这个标题以为万玛要转型了,要拍一个类型片了,其实这是另一种类型的杀手故事。
这个故事涉及到了佛教里讲的救赎、放下这样一些概念,但是可能如果只是救赎只是“放下”的话,那只是一时的“放下”,不可能永远的从这个传统里逃脱出来,所以我希望有一个彻底的救赎。片子里这个杀手“放下”了,他的仇人可能一时解脱了,但是他们后面还有一个更深的传统,这个司机就是帮他们完成了最终的解脱,这样他才有可能达到一个个人内心的觉醒,一个个体,或者一个族群才有可能有希望、有未来。
搜狐娱乐:如果有评论认为万玛导演是一个极简主义导演,您自己是不是认可这种说法?
万玛才旦:可能有这种极简主义的呈现吧,无论是写作,或者影像都有。一个小说改编为一个电影剧本,可能需要一些影像处理。但我会加一些细节,比如在《撞死了一只羊》的两首《我的太阳》,比如说两个人物同名。
搜狐娱乐:您之前的电影《寻找智美更登》里女孩也是蒙着面纱的,而这次金巴一直是带着墨镜的,这种蒙着脸的道具为什么在你的电影当中这么常见?
万玛才旦:两个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必然性。《寻找智美更登》里面这个女孩,她遮着脸是一个叙事的一个策略吧,看不到脸会引起好奇心,一直在营造这样的气氛,一直到结尾她都没有露出自己的脸,很多人觉得这个女孩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,有一个悬念的设计在里面。金巴的眼镜也跟故事本身有关系。金巴一开始一直是戴着眼镜的,晚上也是,灯没亮之前他就把眼镜戴上了。在电影的最后他把眼镜取下来了,而且露出了很明显的笑,这个就跟这两个人物状态有关系,他们经历了那样一些事情,然后最终放下了,最终能够很好的面对。
搜狐娱乐:电影台词里调侃金巴“不肯墨镜”的时候我们想到一个人,就是王家卫导演,这也是对他的一个调侃吗?
万玛才旦:没有,完全没有,预告片偶然把这句话剪进去了,很多人就联想到了这个,但是这个没有什么关系。

搜狐娱乐:谈谈和王家卫导演以及泽东的这次合作。
万玛才旦:先是有了这样一个剧本,他们希望做这部片子,决定了之后就开始参与制作,我觉得最主要的合作的关系就是给了很多专业上的建议,然后也提供了很多专业的资源,让这个片子在品质上、在各方面都更加的完美。这个片子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,所以在制作的过程中,我们也担心大家会不会读懂这个片子,会不会看懂这个片子,所以会在引导观众怎么去理解这个故事这方面做一些尝试。
搜狐娱乐:这部电影对很多观众来说可能会产生不同的解读,甚至对很多人来说是有一些距离的,你不会担心因此被观众拒绝吗?
万玛才旦:这个倒没有,我不希望做太多的引导。观众可能会有自己的不同的解读,之前我们在做后期的时候,我会请一些朋友来看,他们也会有自己的不同的解读,我觉得对每个人的解读可能都是成立的,我不会强求,或者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每个人。它是一个比较开放的故事,做什么样的解读,跟自己经历、背景是有关系的。
搜狐娱乐:现在在忙什么?
万玛才旦:也是我一个自己的小说改编的(电影),短篇小说改编的,也写了有几年了,今年就已经投入拍摄了。
搜狐娱乐:你的创作状态是一种什么样的?
万玛才旦:可能比起写作,拍电影可能会受到更多的外界的干扰,但是总体我觉得还是一种很自在的状态,不会受外界的影响。

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华纳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责任编辑:高晓娜
地址: 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港湾街20号名仕财富中心B座1517室 联系电话: 0411-84950851 邮箱:info@worldwarner.com
© 2017 大连华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经营许可证编号:辽B2-20170212 备案号:辽ICP备17007383号-2
辽公网安备 21021102000241